做中国最专业的酒类招商平台,让代理商找到更好的酒水产品!

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创业故事 > 周德明:最好的酒,以及一生的荣光

周德明:最好的酒,以及一生的荣光

摘要 : 95岁的周德明坐在老楼房阳台靠窗的一角,那把编织的藤椅跟他一样,上了年纪。三月的阳光打

95岁的周德明坐在老楼房阳台靠窗的一角,那把编织的藤椅跟他一样,上了年纪。三月的阳光打落在他身后蓝色绒布的窗帘上,周德明感到有些晃眼睛,便缓慢地起身挪了挪窗帘,这才安稳地坐了下来。这个场景我拍了一张照片,背景是窗以及窗帘的蓝色。

和三年多前比起来,周德明明显老了。2013年夏,我曾和同事一起拜访过这位老人,那时他身着白色T恤,聊起往事,他将那些漫长的光阴说得轻描淡写。我喜欢同这样的老人聊天,他们不会高谈阔论,也没有了急功近利,岁月让他们变得返璞归真,再没有比老人更能诠释“相由心生”这句话了。

【酿酒做了一辈子】

1940年,18岁的周德明进入到福兴和作坊酿酒,他清楚地记得,当时的福兴和作坊共有三处酿址,分别在南门口、凝光门以及温永盛作坊隔壁。虽然这个老作坊多年前已不复存在,但周德明酿酒却做了一辈子。

1945年,中日战争胜利,举国欢庆。周德明来到了老师在罗汉古镇盘下的作坊,帮着经营打理。一直到解放后,泸州的酿酒作坊开始进行公私合营,周德明成了国营酒厂酿酒工。

周德明:最好的酒,以及一生的荣光

 

“那时候的酒厂,条件很差,所有的过程全靠肩挑背磨,烧煤酿酒、江边担水……特别辛苦”。

后来,周德明做过很多岗位的工作,酿酒、查定总结、公私合营,等等。文革期间,他曾是革命委员会的成员。

“那个年代的很多事,不好说”。时过境迁,周德明回忆起那些复杂的年月,皱了皱眉头。

1982年,原本准备退休的周德明,被时任厂长张福成留下,厂长对他说,你还不能退,再干几年吧,厂里需要你。于是,周德明成了泸州曲酒厂质量检验科科长。一直到1986年,才正式退休,距今已有30年之久。他是泸州老窖在建国后的最早一批工人,见证了一个企业从组建到成长到发展的历程,和岁月老去不同的是,他奉献一辈子的泸州老窖正在日益壮大。

“同着我这个年龄的很多人都去世了”,周德明开始细数那些和他同龄人的名字,谁谁谁哪一年死了,谁谁谁还活着……

在我这样的年纪,尚不敢妄言生死。在周德明眼里,死亡似乎变成了一个熟悉亲切的字眼,越是轻描淡写却愈发让人感到死生无常。

【让他荣光一生的酒】

除此外,周德明说得更多的便是那坛让他荣光一生的酒了。

“我们酒厂生产最好的阶段是在60年代。粮耗最低的时候,全厂全年产100斤酒平均只需要200零几斤粮食,酒质也很好。”说起自己酿酒的生涯,周德明面容舒展开来。

而关于那坛很重要的酒的故事,周德明如数家珍般娓娓道来。

计划经济年代,酒的生产都由国家统一计划、下拨,各个地方都有专属的糖酒公司,酒的生产和收购由糖酒公司统一调度。酒厂为糖酒公司代加工,即糖酒公司为酒厂提供高粱,酒厂用于酿酒,糖酒公司按照一百斤高粱产多少酒,什么等级,多少钱来核算酒厂应得的加工费。

1963年的周德明,在罗汉酿酒五车间工作,由于人员匮乏,那时的他既是车间主任,又兼党支部书记,车间里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要负责管理。那一年初,周德明酿了一坛酒,品尝后,觉得味道甚好,便放在车间存着。

糖酒公司的陈奇遇是专业的尝评员,他时不时要到车间尝酒、收酒,有一次无意间尝到周德明酿的这坛好酒,便一心想要收购,但周德明不同意。陈奇遇反复三次来车间,都被周德明拒绝。

“说来也奇怪,当时就觉得这个酒最好,不想让陈奇遇调走,他来了三次,我都没有同意”,周德明念叨着说:“那坛酒是最好的。”

那坛酒好,是公认的。五车间里的酿酒工人,时常趁周德明不注意,会偷偷去舀点来喝,满满的一坛酒,渐渐缩了一大截。

“后来我赶紧把酒坛封好,不让其他人喝。”周德明说着,脸上露出了喜悦之色。

或许是冥冥之中注定,这坛好酒专为朱德的到来而开启。

1963年4月,朱德回到阔别40年的泸州,特地参观泸州老窖曲酒厂。一行人来到罗汉江边,朱德感慨说,40年前他就是从罗汉的江边坐船走的,40年了,这个地方还没怎么变。

40多年前的1916年,朱德随蔡锷起兵,由云南赴川讨袁,驻节泸州。是年除夕,朱德赋诗抒怀:护国军兴事变迁,烽烟交警振阗阗。酒城幸保身无恙,检点机韬又一年。朱德在诗中将泸州命名为“酒城”。从此,“酒城泸州”的美名就与这首诗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朱德一行接着走进了酿酒五车间,当时陪同的还有时任泸州市委书记杜树青。

朱德进车间时,周德明正在挑酒糟,时任市委书记杜树青认识周德明,便连忙向朱德介绍,“这是车间支部书记周德明”。朱德便伸过手来要和周德明握手。

手上沾满酒糟的周德明,十分激动,他赶忙在围裙上擦了几下,这才伸出手,和朱德握了握。

朱德很亲切,问了周德明很多问题,酿的什么酒、产量如何、累不累,等等。过了会儿,朱德又问周德明,“这里有没有好酒?”

周德明想了想回答说:“好酒在温永盛,那是厂里有名的作坊。”

朱德又问:“那你这里有好酒吗?”

周德明回答说:“我这里也有好酒。”

朱德说:“你舀一点让我尝一下吧。”

于是周德明就准备去拿酒盅舀酒。朱德身旁的警卫员说,我这里有一个,就拿给了周德明。

“去舀酒的时候,我走前面,杜树青走第二,朱德走第三”,周德明把坛子揭开后,舀了一盅,递给了杜树青,这位杜书记竟然毫不客气,端起酒盅就开喝。

“我当时很纳闷,心里边儿在想,你咋过回事呢,中央首长来,你怎么能先喝呢?”周德明后来才明白,这是尊敬首长,酒要自己先尝,确保没问题,再给首长喝。

杜树青尝了后把酒盅递送给朱德,朱德先是喝了一小口,回味了一下,说,这酒真好啊!接着又豪迈地连喝了三大口,连声向周德明夸奖:“好酒!好酒!”之后又将酒盅递给随行的几位警卫员,对他们说:“你们快点来尝,这个酒好得很哪,你们肯定没喝过这种酒!”

于是警卫员们每人轮着喝了几口,纷纷赞美周德明的酒好。朱德又说:“泸州老窖在全国、全世界都很有名,信誉很好。”

“那个酒确实好,完全符合‘纯、香、甜、净、爽’这几个标准。”周德明满脸荣光。

这是周德明生命里最好的酒。

【固执是一种精神】

我问他,当时糖酒公司三番五次来调这坛酒,您为何都不同意呢?

老人嘴角露出一丝微笑,“我也不知道,大概就是缘分吧”。

让我动容的是当朱德问及这里的好酒时,周德明并没有说自己酿的酒,而是向朱德介绍了温永盛作坊。

周德明高寿,如今的他腿脚不大利索了,但耳聪目明,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坚持独居生活,女儿每天会来探望他。当问到为何不和子女一起住时,周德明只说,年轻一辈有他们要做的事,我还能自己照管自己。

不想给子女添麻烦,这大概是周德明的固执。

聊到末了,窗外传来车辆流经的声响,周德明又说道:“泸州老窖的酒是最好的。”

那一瞬间,我忽然感到时间凝固,尽管城市的变迁每时每刻都在上演,周德明住的老楼终有一天会面临消失。但有很多东西会定格,比如,周德明的固执,他坚信自己酿的酒质量最好。

我想,这也是泸州老窖的固执。

坚守技艺,坚定传承,坚持质量,愿这样的坚持和执着代代流传;

愿同周德明一样为泸州老窖奉献一生的人,安康;

愿我们这些年轻的后辈,能够从那些不为时光改变的泸州老窖精神中汲取力量!

相关推荐: